30 Jul

在霸级市场售卖的物品,全部都标上价钱,顾客认为适合才买,其他商店的东西,也是一一标好价钱,顾客无须再讨价还价... read more

30 Jul
生活小品: 夫妻鸟

最近,庭院里常常飞来一对布谷... read more

30 Jul

“大家晚上好,现时为晚上11点59分... read more

30 Jul
贴近自然: 火焰木

我们时时可以看到一种高大的乔木,高约十多二十米,叶子茂盛,浓阴蔽天,遇到花开季节,满树花开,橙红如火,是很好的观赏树物,这种树木,就是火焰树(Spathodeacampanulata),又名火焰木、苞萼木,是紫葳科火焰树属常绿大乔木... read more

30 Jul

我曾经因为被长辈说是书呆子而惶恐,后来才发现不是谁都有资格当书呆子... read more

30 Jul
小块文章: 逃生

他与友人在山谷间的平原度假,遇山洪泥石流,眼见洪水瀑发,水和泥从不远处的瀑布直涉而下,滚滚洪流迅速淹没河流,泥石猛烈袭击下流及平原,水位猛涨…… 他和友人拼命往高处逃命,抓着树枝、沿着山路拼命爬行,惊见建在平原度假屋、平原上的树木车辆全被水淹没,庆幸自己与友人及时逃生脱险,惊觉自己竟然把一直依靠的轮椅丢弃;惊觉逃生令自己产生一股莫名的力量,他乐得手舞足蹈……. 刚梦醒,自己还待在轮椅上,没了... read more

30 Jul

水岸上停靠的舟只有暗流潜伏/迂回于生活的步伐之间/梦退步向后,日子却不断寻找/一条河川往前蜿蜒的秘密 赤脚写在土地上的字,如农耕的/种籽,等待细雨,唤醒/生命勃发的讯息 而村子在体内持续老去,万物/都在秩序里各自/成长,在日与月的偏旁/时光洒落了一些故事,等待旅人/路过拾起 而旭阳从后面急急赶来,拨开/水花,有明有暗/落在尚未书写的一首诗里 回眸,婴儿搂抱的腰/水一样,温柔/流成了/一条河川... read more

30 Jul
天空

1. 最初发现屋子的剧变,大概是4月的事情了... read more

30 Jul

晨运,几乎人人选择步行或跑步,但偏偏有些人喜欢标新立异,来个后退走路,那当然是他熟悉的家门前的路,否则即使不被车撞到,恐怕也极易陷坑而摔倒... read more

30 Jul
生活随笔: 思念美好

早年从原乡南来的老爸爸,在麻河渡头千辛万苦经营着一爿小生意,他出生农家,生性朴实,从年轻到老,在生活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吃尽苦头,可是却不改他淳朴的本心;杂货店的顾客绝大多数是友族朋友,说起老爸总是竖起大拇指,就因为他的货真价实,绝不欺诈,他的刻苦耐劳,坚韧与耐性,总是让人动容... read more

30 Jul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晚上7点半至9点半,著名小说家李永平在淡莹的护送下,跨越新马边界,从(新加坡)南大到士古来的南方大学学院4A大讲堂,我与通元及南方大学学院师生进行一场文学对谈:“从婆罗洲到北台湾——李永平的文学行旅”... read more

30 Jul
名牌大房车

朋友换了一部价值马币几十万的新款德国名牌大房车,他告诉我说,自从驾了这部新车后,他感觉自己成了个废人了... read more

30 Jul

我这个人很奇怪,从小就喜欢看火车、飞机和船,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甚了了,大概是没见过新奇吧... read more

30 Jul

1 因为追悔,所以没有时间后悔 在〈涿州客店〉,赶路的白女侠流了一夜红血,不是杀人,而是分娩... read more

30 Jul
残酷

“奥运比赛只拿到银牌”... read more

30 Jul
电脑骇客

不时有新闻报道,一些大公司、名人、甚至政府机构,被骇客入侵电脑,盗取机密资料... read more

30 Jul
站在哪里

1986年,游川在〈一开口〉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一睁眼/我们已生在这里/却还站在原地”,讽刺华人的固步自封... read more

30 Jul
代替品

梦想的代替品超越梦想本身,她有着更强的驱动力... read more

30 Jul
诗人

诗人 开不出花朵 只会猛长绿叶 即使让他活上一百年 也没可能浪漫如云 潇洒似风 他的竭斯底里 总让爪子发狂地添加 他热衷避世 却害怕孤寂 每一个句子 都揭露身体的一处伤疤 诗人是畸形的 但诗歌比社会更加正常 南丘/文字与摄影... read more

30 Jul
口脚画家(下)

口脚画家林金贵(照片提供/陈美枫) 从晏斗云冰国家公园回来后,我和华娟、金贵及福财成了朋友,和他们保持联络... read more

30 Jul

由于当时的四川,不允许僧人随意四处行走,玄奘只好作行旅商人打扮,从四川乘船往长江下游到达今日湖北的荆州——— 玄奘16岁那年,他所属的隋朝,受到各方群豪用兵威胁,他目睹战乱的残酷与破坏... read more

30 Jul

书是另一个让情绪流动的窗口,借由安静的阅读,空间与时间是随时可穿越的,我们抵达另一个国度的彼岸,文字将我们牵引至既陌生又熟悉的空间,当我们打开文字带给我们的触觉惊喜,这是一个属于非常私人/个人的阅读感受... read more

30 Jul

近日先后和两位朋友见面,交谈中,他们不约而同说出这么一句:“新年快来了”... read more

30 Jul
人在江湖: 空房

一项摄影活动办完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我回到了酒店... read more

30 Jul
极短篇: 心事

心事泛滥成灾,在心坎淹成一潭死水... read more

30 Jul
百字专栏: 小时候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穿着白色校服和深蓝色短裤上学,背着款式和颜色都很可笑的书包... read more

30 Jul

卸下“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光环后,有好一段日子,我一直赋闲在家... read more

30 Jul
百字专栏: 翱翔

现实生活很容易让人疲累,沉重的课业与工作只会随着岁月不断地增加,让我们暂缓,或逃离让人窒息的压力,有人选择打电动游戏,有人选择上网与陌生人交往、聊天,有人将自己丢在食物或影剧的世界,有人选择拎起一本书,投入文字的世界,在无边无际的想象空间里翱翔... read more

30 Jul

4人一同来咨询... read more

30 Jul

一批批的代表在被叫唤时排队走上讲台上,排列开来;人多的,还排成前后三排... read more

30 Jul

“我煮了饭,然后煎了一粒蛋”... read more

30 Jul
自保多福: 居不择顶层

住在公寓,登高望远,怡然自得... read more

30 Jul

近日和年轻友人谈诗创作,谈到诗坛长青树,他感慨地说:“马来西亚的诗坛就有点悲哀,写得好,有时也没人讨论,像叶明先生... read more

30 Jul

拜读了草风的大作〈书不外借〉,我也深有同感... read more

30 Jul

前周二(3月4日),我与妻到中华大会堂参观24名中国书画家的作品展———“中国梦,丹青颂”... read more

30 Jul
闲情偶寄: 淑女失态

淑是善良,淑女是有德行的女子... read more

30 Jul

随着社会经济提升,国内好些男女老少投身宗教团体、公益团体作义工、志工... read more

30 Jul

哥伦布的随员,经历两个月的危险船旅,到达美洲,生理上的饥渴,又是征服者,跟当地女性发生肉体接触,从原住民女性身上感染了当地的梅毒性病—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是1492年的12月... read more

30 Jul

一男性,50岁,被诊断为肝病,已经严重恶化,被判“无可救药”,转来接受刮筋治疗... read more

30 Jul
百字专栏: 坠落的星星

据说那些忧伤而寂寞的水手们,只要仰望午夜无垠的星空,就能在迷航的海上找到方向... read more

30 Jul
百字专栏: 意象说

... read more

30 Jul
假期

穿肥大的裤子出门 反光墨镜里折射出你鼻梁的剪影 嘴角不自觉上扬 仿佛不再需要拥有整个世界 在海边和山上 读佛经也背圣经 追求孤独神经安自在的套路 你的入世和我的出世 过招 每一个段式: 辜负 自由 洒脱 与 抱歉 眼神 手背 影子 与 气息 欲望与城市狡辩 假期中 只需要与现实回避 快乐就无所不在... read more

30 Jul

旅游成了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每年全家国内国外出游十回八回,稀松平常... read more

30 Jul
小闲心乐: 双亲亲事

应该是榴梿成熟丰收的时候吧了... read more

30 Jul
坐看云起: 东西大道

我们喜大费周章蓄资花时到国外旅游,自己家园的美丽河山却被漠视了,例如我国东西大道,那一路的旖旎,就非外国景点堪比... read more

30 Jul
我的随笔: 老掉了牙

人进入老境,生理退化,内在的是三高如影随形,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接踵而来... read more

30 Jul
花莲巡礼(上)

卯‧东华会馆 揭开窗帘, 两只白鹭鸶躲进了我 深黑的瞳孔, 环颈雉 穿过草坪的想像, 穿过梦里的天光 云低低的压到了诗里, 拨开薄雾 我与诗句伫立于 树与树之间, 成为明亮的青绿 成为凌晨五点的花朵 而山在远方静静的读我 一些神秘 随着起伏的棱线奔跑, 跑成 山谷里的回音 跑成了我 胸腔里一首长长的无韵之歌 室内, 一迭研讨会的论文 压在枕头之下 仍残留着我昨夜的口水 辰‧ 伫立东湖畔 雨打... read more

30 Jul

村上春树的书迷对爵士乐这个名词应该不会感到陌生,就算没有亲身聆听过村上提过的某张很棒的爵士乐CD,至少知道村上在当起作家前开过一间叫彼得猫的“爵士乐俱乐部似的咖啡厅”(村上语),同时在阅读村上的小说时老是被逼“听”,久而久之对爵士乐已有一定的认识了... read more

30 Jul
驻足红尘: 熊猫外交

政府向中国租借两只熊猫为期10年的新闻一出,民间一片哗然... read more

30 Jul

《犹见扶余》这本书在2013年6月差不多写完了(写于6月的〈犹见扶余〉原本是最晚的一篇),作为《南洋人民共和国备忘录》的另一本,写着写着,计划也有些改变了... read more